诺奖热门候选引发争议:荣誉属于个人还是集体?

作者 / 管理员 ·2016-11-20 诺奖,争议,个人荣誉
分享至:
一年前屠呦呦获得诺奖,在国内引起了“集体成就是否应归功个人”的激烈争议。然而这个问题并非个例,而是让诺奖评委会头疼了一百年的历史难题。眼看着今年的获奖热门又要为此撕起来了……

一年前屠呦呦获得诺奖,在国内引起了“集体成就是否应归功个人”的激烈争议。然而这个问题并非个例,而是让诺奖评委会头疼了一百年的历史难题。眼看着今年的获奖热门又要为此撕起来了……

 
撰文 Heidi Ledford

翻译 陆静怡

审校 张士超

 

2016年诺贝尔奖的结果将会在十月初揭晓

 
如果预测无误的话,今年我们又会迎来一个硝烟弥漫的“诺奖季”。

 
每年的十月初,人们都会预测可能会获诺贝尔奖的人选。今年的预测结果同时也预示了即将到来的争议。一些人认为 CRISPR-Cas9 —— 一种相对便捷的基因编辑技术可能会成为最后的赢家。而对于物理学奖,多数目光聚焦于一个来自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 (LIGO)的团队。这个团队在今年初发现了人类苦苦探寻百年的引力波,证实了爱因斯坦的预言。

 
但在授予这些科学发现奖项之前,诺贝尔奖委员会须要在短时间内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这项荣誉应该颁给谁。就拿 LIGO 来说,他们的团队拥有一千多名研究人员。而关于 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争夺战也已经在美国专利与商标局 (USPTO)和世界上的其他许多地方展开。这同时也引发了一个问题:诺奖的结果是否会影响专利的审议? 还是说诺奖委员会应该在专利争夺战尘埃落定后再做定夺?

 
马里兰州布隆博格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微生物学家 Arturo Casadevall 表示,无论委员会最终把诺奖颁给哪支团队,可以肯定的是,当落选的学者抗议不公的时候,获奖者最初的高大形象必然会被蒙上一层阴影。

 
“十月的第一周,全世界的人都在关心科学,这确实是件好事,”他说道,“可是,每一年都会有一场争议紧随其后。”

 
厚此薄彼 

 
Nils 是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Heinrich Heine University of Düsseldorf )的历史学家,曾研究过诺贝尔奖提名与审议的档案。(这些档案会在评选过后50年公开)他表示,对诺奖结果的预测从第一届颁奖前就开始了。

 
从一开始,就有参与者对“每年同一奖项获奖者不能超过三人”这条规定提出过疑虑。Hansson 说,在1901年就有一个受邀提名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候选人的德国外科医生就表示,科学研究是以团队合作的形式展开的,因此很难挑选出那个贡献最突出的人。

 
信息提供商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每年的诺奖预测更是凸显出了诺奖评选面临的困难。去年,汤森路透集团的数据分析员预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 Jennifer Doudna 和德国马普感染生物所(the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Infection Biology)的 Emmanuelle Charpentier 会因为发明 CRISPR-Cas9 技术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然而今年,这家公司预测的却是另外两个研究 CRISPR-Cas9 的科学家:麻省理工-哈佛博德研究所(the 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的张锋和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 George Church。这一次,汤森路透预测他们会因为在小鼠细胞和人类细胞上应用 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而获奖。

 

CRISPR 之争,左至右:Jennifer Doudna,Emmanuelle Charpentier,张锋,George Church

 
汤森路透的预测也让博德研究所与伯克利之间的专利争夺战变得更为明晰。如果其中一个团队成功将诺奖收入囊中,他们很可能会把奖杯做为夺取专利权的资本。然而纽约法学院(New York Law School)的知识产权学者 Jacob Sherkow 确表示,专利审查员可能并不会把诺贝尔奖纳入考虑范围。“科学委员会将来认定谁是真正的发明者,以及未来会发生的其他情况,与我们当下的判断并不相干。”

 
荣誉分配

 
根据历史经验,诺贝尔奖委员会同样不会受专利争夺战的影响。Hansson 表示,委员会一向不被外因左右,就连上世纪三十年代希特勒禁止德国学者接受诺贝尔奖的命令也没能影响到委员会的决定。他们只是纠结于在一个大团队中选出一个或两三个贡献最突出的学者来授予奖项。

 
为了作出决定,委员会常常要花几十年的时间来审查。Hansson 表示,上世纪的前五十年,许多学者甚至在获奖前被提名过二十次以上。例如在家鸡身上发现肿瘤病毒的病理学家 Peyton Rous,在发现病毒的半个世纪后才因此拿到了1966年的生理或医学诺贝尔奖。“而且即便经过如此的深思熟虑,每年还是会有围绕落选科学家们的争议发生。”Hanssson 如是说。

 
举例来说,去年的化学奖颁给了研究基因修复的学者们,然而这一领域的核心科学家——斯坦福大学的 Philip Hanawalt 却不在其中,一时在学术界激起了轩然大波。

 
但是最受瞩目的一次争议发生在2003年,当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颁给了研究核磁共振成像的团队。而拥有这项技术专利权的内科医生 Raymond Damadian 却没有被授予奖项。为了反击,他买下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纸的整个版面来为自己申诉,并宣称他的落选是“一个亟待更正的可耻缪误”。

 

Raymond Damadia 在纽约时报发表控诉评委会的声明

 
Casadevall 认为,为避免此类争议,诺贝尔奖委员会完全可以奖励某一个项目,而不是将奖项颁给某几个人。他说这次关于 LIGO 的预测可以很好地解释他的观点, “应该把奖颁给建造干涉仪的人吗?还是应该给那些理论学家?”他质问道。“这是属于全人类的成就,其中凝结着千万人的心血。要从这么多人中挑出最杰出的三个,结果很难做到既公平又具代表性。”

 
而现如今,那些渴望获奖的科学家们也许应该提前做好准备,把可能发生的争议扼杀在摇篮里,诺奖获得者——New England Biolabs 的 Richard Roberts 去年半开玩笑地给出了一条建议,“要与其他科学家合作,但是合作伙伴绝对不要超过两个人。”

 
原文链接:

http://www.nature.com/news/spats-sniping-and-science-the-rows-behind-the-nobels-1.20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