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位学者联名在 Protein Cell 发文否定 NgAgo 基因编辑

上传 / 管理员 ·2016-12-16 生物学,分子生物学,NgAgo,韩春雨,BioArt 专栏

论文标题 / Questions about NgAgo

作者 / Shawn Burgess Linzhao Cheng Feng GuJunjiu HuangZhiwei HuangShuo Lin Jinsong LiWei LiWei QinYujie SunZhou SongyangWensheng We Qiang WuHaoyi WangEmail authorXiaoqun WangJing-Wei XiongJianzhong XiHui YangBin ZhouBo Zhang

期刊 / Protein Cell

发表时间 / 2016-11-15

数字识别码 / 10.1007/s13238-016-0343-9

关注此文
分享至: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BioArt(ID: BioGossip)。BioArt 致力于分享生命科学领域科研学术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双11晚上 Cell Research 那篇在斑马鱼里否定 NgAgo 基因编辑功能的文章发表才四天,国内另一份期刊 Protein & Cell(该杂志由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生科院和中国生物物理学会联合创办,中科院生物物理所饶子和院士担任主编,副主编包括北京生科院院长康乐院士、副院长高福院士、蛋白质科学国家实验室主任许瑞明研究员,2010年创刊,最新 IF:3.817)又迅速以 Letter 形式在线发表了题为“Questions about NgAgo”的质疑文章,与 Cell Research 不同的是,这篇 Protein & Cell 文章联合了国内外20名学者共同署名,他们分别是:

美国 NIH 人类基因组研究所 Shawn Burgess;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程临钊教授;温州医科大学谷峰教授;

中山大学黄军就教授、松阳洲教授;

哈尔滨工业大学黄志伟教授;

UCLA 林硕教授;

中科院上海生化细胞所李劲松研究员、周斌研究员;

中科院北京动物所李伟研究员、王皓毅研究员;

北大深圳研究院秦伟教授;

北大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孙育杰研究员、魏文胜研究员;

上海交通大学吴强教授;

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王晓群研究员;

北大分子医学研究所熊敬维研究员;

北大工学院席建忠研究员;

中科院上海神经生物学研究所杨辉研究员;

北京大学生科院张博教授(见下图)。

本文通讯作者为:程临钊、林硕、魏文胜和王皓毅。值得注意的是实验的具体参与者名单列在文后的 Footnotes 部分。

Cell Research 的文章事实上并不是直接针对韩春雨 NBT 的文章进行反驳,该文并没有按照 NBT 文章里面的实验方法去重复。而 Protein & Cell 这篇文章实际上是直接有针对性的对 NBT 里面的部分实验进行的重复,即选用韩春雨实验室提供的质粒针对相同的基因设计 gDNA 在293T进行实验。该文也针对韩春雨提到的“superb experimental skills”、NgAgo 对支原体污染敏感(Han addedthat the activity of NgAgo is very sensitive to mycoplasma or bacteria in theculture)和 NBT 图3中对外源转入的 GFP 抑制的实验做出了相应回应,实验结果也表明外源转入的 GFP 表达确实在共转 NgAgo 和 gDNA 后表达有下降,但是通过测序没有检测到任何 DNA 有被编辑(Indeed, plasmid GFP expression reduction by cotransfection of NgAgo and its targeting DNA oligo is reproducible in our hands. However, we cannot demonstrate by sequencing this reduction is a result of DNA mutation),当然也提到这么多独立实验室进行重复实验细胞都被支原体污染是不现实的(However, it seems unlikely that independent laboratories would all have their cells contaminated, resulting in consistently negative results for DNA editing activity. In fact, several of the signees of this letter have made sure that our cells are free of mycoplasma by first testing them before performing replication experiments)。

为了弄清楚所谓的“superb experimental skills”,这些联名署名的部分作者还派了一些学生亲自前往河北科大韩春雨的实验室参观学习,然而这些学生并没有被允许在韩的实验室操作相关实验(“superb experimental skills”. To gain insights into NgAgo’s utility,some of us have even sent visiting researchers to Han’s laboratory but they were not allowed to perform genome editing experiments involving mammalian cells when they were there)。

文章最后还提到了韩春雨引述 Nature 杂志8月9号 David Cyranoski 所写的一篇报道声称 NgAgo 的基因编辑功能被证实。然而,这所谓的证实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争论,而是应该用学术界通行的办法发表论文去说明。

总的来说,这篇 Protein & Cell 的论文才是最具针对性的文章,直接驳斥了 NgAgo 的基因编辑功能,而且回应了很多大家十分关心的问题。如果说 Cell Research 的论文只是在本不平静的水面掀起了一阵波澜,那么这篇 Protein & Cell 文章有如齐天大圣在东海龙宫取走了定海神针。随着质疑的学术文章慢慢发表出来,相信 NgAgo 的真相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BioArt(ID: BioGossip)。BioArt 致力于分享生命科学领域科研学术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参与评论

提交评论
正在加载 正在加载

身份认证

  • 真实姓名
  • 所在单位
  • 单位邮箱
  • 成果发表
  • ORCID

取消 提交

正在加载